伦镍风波余震不断:LME胜诉两家对冲基金,还有超7亿元索赔待决

50次阅读

共计 2187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6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近日,一场涉及伦敦金属交易所(下称“LME”)及其结算机构LME Clear Limited(下称“LME Clear”)的诉讼案在英国高等法院落下帷幕。

两家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和Jane Street因“伦镍风波”诉LME的案件被裁定败诉。

该诉讼案件的起因是2022年3月LME镍期货上演了一场史诗级的逼空风波,LME因一度暂停镍交易引发了市场对交易所处理危机方式的质疑。此后,LME面临机构诉讼不断,相关投资机构的索赔金额合计超39亿元。

Elliott和Jane Street是上述索赔机构中的两家,于2022年6月将相关申索提交到英国高等法院。经过一年半的审理,英国高等法院于11月29日作出判决,裁定LME和LME Clear在“伦镍风波”中的决定合法,并驳回了原告的所有索赔请求。

LME遭多家机构巨额索赔

具体看来,2022年6月,对冲基金Elliott和Jane Street分别向英国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对LME和LME Clear取消2022年3月8日英国时间零点或之后执行的镍合约交易的决定提出质疑。这两起诉讼被合并为同一组法律程序。

其中,Elliott提出的索赔金额高达4.5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1亿元;Jane Street提出的索赔金额为约153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2亿元。

回顾伦镍事件始末,2022年3月7日,伦镍期货合约价格突然大幅拉升,从开盘的每吨2.9万美元大涨至收盘时的约5万美元,单日暴涨73%。随之,持有20万吨镍空头头寸的青山集团,因缺少可交割的现货而陷入逼空危机。3月8日,该合约继续暴涨,一度突破每吨10万美元,两个交易日累计涨幅一度超过250%。

基于此,LME于当年3月8日宣布暂停镍交易,并取消了3月8日0点后的所有交易。经历约一周的暂停之后,LME镍交易重启并历史性地设置了涨跌停板制度。

香港交易所此前曾表示LME追溯性地取消交易,是为了让市场回到LME可以确信市场是有序运作的最后一个时间点。需要强调的是,LME一直以市场的整体利益行事。LME镍交易自2022年3月16日起在LME所有执行交易的场所恢复进行。

这一场风波不仅引发了市场对LME的信任危机,还使得LME面临多家金融公司的集体诉讼。

除了Elliott和Jane Street,LME和LME Clear还面临着超过9000万英镑的索赔,折合人民币约7.42亿元。

2023年3月6日,香港交易所发布公告,因为暂停镍交易,LME和LME Clear被5家机构索赔800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6.6亿元,索赔的5家机构分别为AQR Capital ManagementLLC、DRW Commodities LLC、Flow Traders BV、Capstone Investment Advisors LLC及Winton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

2023年3月8日,香港交易所再发公告,LME及LME Clear再遭到5家机构索赔,这5家机构分别是Commodity Asset Management LLC、Pala Investments Limited、Pentimon Limited、Welton Investment Partners LLC及Sunrise Capital Partners LLC。索赔金额逾1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超8200万元。

场外监管体系面临重建

实际上伦镍逼空事件后,LME监管政策开始改变。

首先,当镍交易经历约一周的暂停之后,LME镍交易重启并首次设置了涨跌停板制度,但期间中断交易多次等一系列操作,引发了市场对LME的信任危机。

LME首席执行官马修·张伯伦(Matthew Chamberlain)认为,正是由于没能及时对场外头寸实施风控管理,使得伦镍逼空行情骤然爆发。尽管此前LME已经对镍交易采取了限制每日涨跌幅等举措,但大宗商品场外交易市场的不透明性以及价格大幅波动,都可能再次引发行业出现系统性风险。

为了防止镍逼空事件再次发生,LME于5月13日公告称拟修订场外交易报告规定,要求会员定期报告其场外金属头寸的细节。

具体要求会员报告所有可实物交割的金属,包括铝、铝合金、钴、铜、铅、NASAAC、镍、锡和锌的场外头寸详细情况,并建议将问责级别扩展到场外头寸。

实际上,近年来LME与会员和其他相关方,就提高金属场外交易透明度的必要性进行了讨论,但曾遭到部分市场参与者的抵制。2020年,LME也发布政策要求会员提供有关金属场外交易的信息,但这些措施在应用中效果有限,只能用于明显、以及已发生的市场滥用行为,无法预防风险。

LME称,此次突发事件表明,场外交易活动可能对整个LME市场产生影响,并认为现在有必要加快引入定期场外交易报告制度。

马修·张伯伦曾坦言,LME镍价格回到正常水平和自由交易恢复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此外,LME于2023年3月底宣布了一项为期两年的改革计划,以适应亚洲I类镍产量的大幅增加。据悉,LME将为新的I类镍产品提供“快速上市通道”,允许新的I类镍产品在经过三个月的定期样品检测后进入LME市场,同时免除新产品的上市费用,并计划将粗镍粉末作为可交付的I类形式;LME还计划在中国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ME)推出新的II类镍现货市场产品。LME认为,这些措施可以增加市场流动性,并抵消对I类和II类镍市场结构性分歧的担忧。

正文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